“太平桥”【岁月吟痕】陆秀英-石拱桥-思远斋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124
“太平桥” 【岁月吟痕】陆秀英/石拱桥-思远斋

(第482期)【岁月吟痕】
石拱桥 “太平桥”
// 陆秀英


石拱桥站立在江南的山水里,是江南的一份淡定,一份凝重,一道风景。它与穿梭的扁舟、摇着拨浪鼓的小贩、穿着虎头鞋的孩童、肩挑背扛的村夫、怀抱婴儿的妇人构成了一幅美丽的乡村图画。它是江南独特的风貌,它见证了时代的变迁,它伴我度过了美好的青春年华。

石拱桥是江南的体格魁梧的“主人”,一座座形态各异,星罗棋布散落在江南的土地上,各自守护着自己的一方土地。有了石拱桥,江南的土地就有了灵气,江南的水乡就有了依恋,江南的人们就有了依赖。石拱桥更是一份浓浓的江南乡愁。
我的故乡本来有许多石拱桥,随着时代变迁,现在已经荡然无存。我印象中最深刻的石拱桥叫“太平桥”,它横跨在长江下游的一条支流上,是贯通南北的一座大桥,雄伟壮观。它建立的年代我虽然不太清楚,但我清楚地记得,那座大桥全部采用青石板铺砌而成;一层层叠起,到了中间是一块开阔的过渡,然后再一层层叠下,两头桥堍都有缓冲的坡度;大桥栏杆中间的石板上深深地刻着遒劲有力的三个大字——“太平桥”;桥洞呈弯弯的拱形,犹如一道横卧的彩虹,格外入眼。

据父辈们说,那座石拱桥还有一段不寻常的历史。那桥原来是一座木桥,文君竹宽阔、结实、牢固。在抗日战争时期,日本人一路南下,在三十里外的锦丰镇进行了野蛮的烧、杀、抢、掠。家乡百姓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,连夜对大桥进行拆除,天亮时已拆完了一大半。第二天,日本人赶到江边,见桥被拆,无法过江,便用机枪对着残桥疯狂扫射,然后怏怏离去。家乡的百姓这才免遭涂炭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政府出钱瞌睡王,并动员十里八乡的百姓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经过三年齐心协力的打造,建成了颇具规模的石拱桥,取名为“太平桥”。我们的村庄也改名为“太平村”,寓意老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太平生活。

早晨从四五点钟开始,石拱桥上便渐渐热闹起来,人们熙熙攘攘,来回穿梭。有匆匆而过的赶脚人,有走亲访友的乡亲们,但更多的是摆摊的小商贩们。说成商贩不太确切,其实他们大多是邻近的村民。他们把家里多余的瓜果蔬菜、鸡蛋鸭蛋拿出来进行买卖,互换些油盐酱醋,或者互换粮票布票。石拱桥成了商贸集散地。
到了三四月份,桥面上摆满了一担食人猪担、一筐筐、一篮篮娇娇嫩嫩的时令秧苗。那些还带着草木灰的丝瓜秧、南瓜秧、扁豆苗,一扎扎捆好的山芋苗,油晃晃的茄子秧,以及那水灵灵的菱藤、荷藕秧等,也登上了桥面。摊主们带上小马扎、小板凳,互相紧挨着,互相照看着,静静地等待买主。年龄稍长的摊主会主动上前打招呼。见女士走来,就喊着:“大姐、妹子,要点啥?”“我的秧苗最好,保证棵棵都能存活,山芋是‘红心’的,南瓜细腻香甜。”见男士走来就喊:“嗨!师傅,快来买,都是刚下的鸡蛋、鸭蛋,买回去补补身体。”更有人大声叫卖:“嗨!大家来瞧一瞧,看一看我的美女群芳,山芋苗一块钱一把,丝瓜秧每棵两分,茄子秧每棵三分……”当家主妇们左挑右拣,讨价还价。一片喧闹声就在石拱桥上荡漾开来。

石拱桥也是我上学的必经之路,每天背着书包拎着淘箩饭盒梅丽莎·劳奇,穿梭在人群中。有一次,一位老大爷走得急,他背箩上的钩子挂住了我的辫子,我直嚷“哎哎哎”。老大爷站住脚一看,急忙道歉:“对不起!”好不容易才把钩放了下来。这时旁边一位大娘风趣地说:“你这老头,太客气了,想拉姑娘上你家吃饭?姑娘要上学,没有空。”周围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。我捂着红红的脸颊一溜烟地跑了。这就是乡村人的诙谐幽默。到了夜晚八九点钟,石拱桥归于清静白痴也做攻,四周只剩下桥下潺潺的流水声和过往船只“吱咯吱咯”的摇橹声。

端午节前夕,石拱桥桥面上又是另一番景象。一担担、一筐筐、一篮篮青翠的芦苇叶,被整整齐齐地摆放着,还有一团团扎粽子的细麻线。桥面摆满了糯米、红赤豆、花生米,还有长长的菖蒲、艾叶,散发着一阵阵清香。端午节那天,人们大清早从四面八方赶来。桥上桥下,人头攒动,把大桥挤得水泄不通。各行各业都来凑个热闹,有拆字算命的,有磨刀的,有补碗补锅补脸盆的,有修秤的,有卖竹器的,有箍桶的卉原中学,有卖梨膏糖的,有做糖画的,还有耍猴的。那一声声吴侬软语丑女七嫁,吆喝着“阿要买栀子花”“阿要买白兰花”……各种吆喝声,响彻云霄。那场面就像一幅热闹的《清明上河图》。姑娘们结伴前来,仔细地挑选着各色丝线及各式各样的发卡、胭脂。大娘们挑选着鞋面布、镜子、木梳、桂花油、针头线脑等。小孩们盯着梨膏糖、炒米糖流口水,缠着父母,若父母不买就赖着不肯离去。人们都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保食安,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的笑容。

夜幕渐渐降临,忙碌兴奋了一天的人们这才觉得有些疲倦,开始三三两两相继离去。摊主们也开始收摊回家。驮了一天疯狂的人们的石拱桥也累了,也该歇一歇了。明天石拱桥仍会在黎明时分醒来,继续接待八方来客,诉说着江南的温情故事。
(来源于散文集《此情可待成追忆》)

作者简介:陆秀英,江苏张家港人,1947年出生,中共党员,长期在农村基层工作。退休后出于对文学的爱好莉亚·迪桑,开始练笔。2017年由苏州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近20万字散文集《此情可待成追忆》。“书中,她对乡村生活中的农村农事、农人农景、农家习俗都做了独到的描绘铺叙,对游踪所到之处也都做了精彩的描绘。同时,她积70年的生活历练,对生活中的一些点滴感悟,也通过文字留下了一些独到的思考。”告 示
●《思远斋》重视名家,同时大力扶持草根,欢迎各界文友投稿。
●《思远斋》接受电子版来稿热血八路,请附上作者简介、作者照片和联系方式。
《思远斋》公众号投稿邮箱: 403512445@qq.com
文章归档